當SCRIPT關閉時,您可藉由Tab配合Enter按鍵,選擇字型大小項目,至於字級大小選擇,
IE6請利用鍵盤按住ALT鍵 + V → X → (G)最大(L)較大(M)中(S)較小(A)小,來選擇適合您的
文字大小,而IE7或Firefox瀏覽器則可利用鍵盤 Ctrl + (+)放大 (-)縮小來改變字型大小。

關於時兆文化 About Us
最新消息 News
出版訊息 Publication
影音專區 Video Area
台灣教會與相關機構 Church & Organization
留言討論區 Message
連絡我們 Contact Us

免費會員專區Member
時兆月刊電子報
刷卡單下載Credit Card
福音單張
02.死海古卷──聖經的考證
作者:
原文書名:
譯者:
出版日期: 2018年1月
語言: 繁體中文
ISBN:
裝訂:
定價: NT3.5/US0.15/HK1.5​
特價:

    內容簡介
時兆2017年推出新版福音單張,全系列共三大類、15種主題

精緻小巧,方便攜帶,隨手一翻喜樂隨行。

每張NT$3.5元 / US$0.15 ,最少訂購量每種主題需滿50張(含以上)方可購買出貨!
15種主題,每一主題各滿500張,即可免費印製教會聯絡資訊

傳揚福音、推展聖工的最佳工具
快來電洽詢訂購!(02)2772-6420 營業部 楊主任/王姐妹
搶先試讀
發現死海古卷
1947年,一個名為穆罕默德.艾廸的牧童為了找回他走失的羊,便穿越猶太曠野的峭壁;當他爬上崎嶇的地區,試圖尋找他的山羊時,一不留神竟被一個地面上的洞穴絆倒。他很好奇這洞穴有多深,於是他扔進了一塊小石頭,側耳聽它是否掉到了洞底,但出乎意料的,他聽到的竟然是陶器破碎的聲音。這個牧童的偶然奇遇,揭開了《聖經》考古學史上最大的發現。後來在1950年代初持續的探索中,發現這些古老的捲軸保存在罐子裡,並分別藏在十一個洞穴之中。這些後來被稱作《死海古卷》的書卷,是有史以來最古老的《聖經》文獻,每一卷的歷史都有兩千年之久。
專家後來翻譯了死海古卷,發現除了以斯帖記以外,它們幾乎涵蓋了所有的舊約書卷。另外還有一些其他的文獻,包括對《聖經》相關典籍的評論,其中以但以理書最明顯,它揭露了不可思議的新發現。
死海古卷和但以理書
根據聖經,在西元前586年耶路撒冷被毀之後,但以理便一直長住在巴比倫,直到波斯帝國統治時期逝世為止。當時他親眼看見了許多帶著預言的異象,得知了未來世界將發生的重大事件。現代懷疑論者拒絕採納任何對未來「預言論」的可能性,並重新追溯但以理書完成的時間點應是在西元前第2世紀左右,當時許多但以理預言的事件都早已實現。因此在他們看來,但以理並沒有預言未來,只不過是在重述過去已經發生的事件。但死海古卷的發現對於年代的測定及其中疑點的釐清極有助益。死海古卷中八份但以理書抄本的年代可以追溯到西元前第2世紀後期。哈佛大學學者弗蘭克.摩爾.克洛斯,以及聖母大學學者尤金.烏爾里希認為,這些抄本的年代及其份數都清楚表明:但以理書在當時早已被列為《聖經》的一部分。此證據更加肯定但以理書實際成書的年代,要比年代測定法認定得更早,因為集結成書的前提,是因應普羅大眾的需要。
但以理書內容的準確性
在死海古卷問世之前,許多學者認為,諸如但以理書這樣的書卷記錄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演變。單詞、短語和其中大部分篇幅亦會隨時間更改或增添。直到死海古卷問世之前,世界上最古老的《聖經》是西元10至11世紀的手稿。從但以理時代直到歐洲中世紀,這兩者之間存在著巨大的時間鴻溝─大約1500年。死海古卷研究學者出版了比上述手稿更早1000年的新著作,其中針對但以理書中的預言作了兩邊內容的比較。發現古卷除了沒有但以理書的第12章之外,其他章數都涵蓋了。這些章節與其他手稿相較有著驚人的相似度:①沒有顯著的縮減或增加。②從亞蘭文(或稱阿拉姆語)至希伯來文的書寫,其轉換之處完全相同。③這8個不同的抄本與前述的第10至11世紀的版本高度契合。這是個了不起的大發現,使但以理書在年代和內容的準確性方面都提供了極大的可信度。但以理書中的地點、人物及事件均已印證。
在但以理書中,先知但以理描述的事蹟和預言,其時空背景正好架設在巴比倫國王─尼布甲尼撒對猶大國發動大規模戰役的三次時間點上。巴比倫大軍是在西元前605年,俘虜了但以理和他的朋友,並強押至巴比倫(但以理書第1章)。之後,先知以西結與其他一萬名以色列人,於西元前597年也成了巴比倫大軍的俘虜(列王紀下24:14),只剩下先知耶利米,還為留在耶路撒冷最困苦的人帶來希望。最後,在西元前586年,尼布甲尼撒摧毀耶路撒冷和聖殿,把許多居民驅趕到巴比倫(列王紀下25:1-21)。以下六點表明除了死海古卷外,考古學如何證實這些《聖經》事件的準確性。
❶巴比倫編年史
它是尼布甲尼撒戰役的官方記錄。現存於大英博物館中,其中一部分是殘片,但紀錄中清楚地記載了西元前597年,巴比倫攻打耶路撒冷的戰役,一如《聖經》所述。
❷拉吉書信集
它是1930年時,在拉吉被毀壞的城門遺址附近發現的重要文件紀錄,因拓印於陶片上得以保存。其中一處紀錄上寫著:「我們正根據著我主的指示,密切注意拉吉方向烽火的信號,因為我們已經看不見亞西加了。」這封由傳令官派往拉吉的書信,其中傳遞的消息是要通知那裡的居民,亞西加已經被佔領,而拉吉很可能就是下一個目標。根據耶利米書34:7,在尼布甲尼撒最後一次對猶大發動的戰爭中,最後只剩下亞基加和拉吉這兩座猶大城市還死守著。這封書信證實了這幅耶路撒冷陷落之前岌岌可危的景象,也呈現了巴比倫軍隊的下一波戰略行動─在軍隊向耶路撒冷推進之前,先毀滅了耶路撒冷的軍事要塞─拉吉。
❸巴比倫城
按照《聖經》所述,巴比倫城的建造是尼布甲尼撒王的旨意(但以理書4:30),但過去從來沒有哪位古代作者或經典作品曾論及此事。此外,歷史學家知道巴比倫城在尼布甲尼撒之前就已經存在了一千多年,他怎麼可能宣旨建造這座城市呢?從1899年至1915年,來自德國的巴比倫探勘隊,發現了數以千計使用在牆壁和建築物中的泥磚,其上都印有尼布甲尼撒的名字。此外,據《聖經》描寫,這城市由八個城門圍繞著,每道城門都是以著名的巴比倫神來命名。在柏林重建的著名伊斯塔門(又譯伊什塔爾城門),上頭亦刻有尼布甲尼撒的題字,證明他確實在亞述人毀滅該城後又重建了這座城市。
❹耶利米的兒子巴錄
這名字是在耶路撒冷遺跡中、存留下來的印記中找到的。而巴錄其人在《聖經》上確有記載,他是先知耶利米的抄寫員,協助先知寫書(耶利米書32:12)。
❺尼波撒西金
這個名字是由大英博物館的一名研究員在2007年在一個銘文的財政記錄上發現的。該銘文歷史可追溯到尼布甲尼撒在位時的第10年。無獨有偶,在耶利米書39:3也曾提到尼布甲尼撒最後一次對猶大發動的戰役,裡面便記載了尼波撒西金的名字。
❻居魯士圓筒
1879年在巴比倫發現的這個圓筒/圓柱,是由居魯士大帝(又作塞勒斯或古列)所頒布,目的是為了紀念他在西元前539年征服了巴比倫。居魯士描述自己是以和平的方式、凱旋進入巴比倫,並以解放者的姿態,受到人民夾道歡迎。這番景象與以賽亞書44:28-45:3描述的預言相符,說明巴比倫沒有經歷過長期的圍城或受到「受膏者」居魯士大帝的攻打。這個圓筒另外還記載了當初遭到巴比倫佔領的國家獲得了解放,被擄的人民因此得以回到祖國。以斯拉記1:1-6記載,居魯士釋放了當初被尼布甲尼撒強押至巴比倫的猶太人,允許他們重返耶路撒冷。
結論
一個牧羊少年無意中的發現,以及在中東古代遺址的挖掘,都使《聖經》世界的新信息─自時間塵沙中湧現。這些發現證實了《聖經》的準確性,權威性和可信性,包括它的預言。曾經歷這些文明的學者都已經見證了預言準確的實現。新發現的科學資料更提供了《聖經》超自然起源的證據,以上種種,都導向一個值得你我再次深思《聖經》對我們生活影響的問題:「我們願意閱讀並且相信《聖經》嗎?」

    瀏覽記錄
02.死海古卷──聖經的考證





Copyright © 2015 Signs of the Times. ALL rights reserved.